多彩贵州网--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多彩贵州网·新闻

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2018/02/14 作者: 潘昱龙 稿源:新华网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1)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2月12日,在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于海清推着摩托车走在回家的路上。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2)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2月12日,在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刘景兰老人走出自家新房。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3)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2月12日,在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于海清在新房的厨房内清理台面。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4)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2月12日,在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刘景兰老人在自家新房的厨房内做家务。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5)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2月12日,在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于海清的女儿于璐璐(左)、于冰冰(右)在房间内观看电视节目。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6)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灾后重建的新房(2月12日无人机航拍)。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7)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灾后重建的新房(2月12日无人机航拍)。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新春走基层·图文互动)(8)烦心变舒心:耄耋夫妻的“房心事”

  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灾后重建的新房(2月12日无人机航拍)。腊月二十七日午后,92岁的于喜波坐在炕头上,眯着眼,和89岁的老伴刘景兰晒太阳,阳光透过新房明亮的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这对耄耋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他们大半辈子的“房心事儿”。老两口家住辽宁省贫困县岫岩满族自治县前营镇门楼村。他们和儿子于海清一家五口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生活在一起。2017年8月3日至4日,这里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村干部连夜把大伙转移走。洪水退去,一家人平安无事,房子却被洪水冲倒了。 9月份,政府就开始为全县622户倒房户重建新房。当年11月15日,新房落成,两栋总面积140多平方米的六间大瓦房立在倒塌的老宅不远处,且垫高地基、做好防水,再不必担心水患。两栋房造价将近20万元,一栋是政府无偿援建的,另一栋是于海清用政府发放的征用房基地补偿款购买的,基本一分钱没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摄

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